为啥越来越多的孩子不快乐

2018-01-08 13:28 来源:未知
主页 > 心灵鸡汤 > 正文
  我们应该怎样让孩子快乐?家长教育孩子总有许多困惑,比如我们教孩子要诚恳,但孩子在外面可能受欺负;我们教孩子要轻松,结果发现轻松教育出来的孩子,进入社会可能会比不过别人。爸妈们就会犹豫:是不是该教孩子要“投机”一点,是不是方法要更“凶悍”一点?
 
  家庭教育的这些问题很大,也非常现实,家长需要正确的答案,或许你能在我们的“家庭教育论坛”中,得到一些启示。
 
  本月18日下午2点,在杭州市体育馆,浙江省妇联、钱江晚报家长会和新东方集团联合主办“2012浙江省第三届家庭教育高峰论坛”,教育专家俞敏洪将专程赶来杭州,与家长聊聊孩子的教育问题。
 
  与他一同演讲的,还有前浙江大学党委副书记、现任贵州大学校长郑强,他将向他认为不正确的教育观念“开炮”。另一位“草根”嘉宾,则是杭州的“虎爸”彭水明。
 
  对话嘉宾:
 
  “杭州虎爸”彭水明:我是懒爸,给孩子领了领路
 
  “有人说,我是杭州的虎爸,我不认可这个称呼。我也是一个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身心健康,兴趣广泛。”
 
  昨天,神奇的杭州“虎爸”彭水明现身本报,接受了记者采访,开口第一句话,他就表明:我不是“虎爸”,而是“懒爸”,我只是给孩子领了领路而已。
 
  彭水明是谁?他因一项让众多普通家长“汗颜”的成就备受关注:儿子彭衢杭上学以来至初一,获得过的荣誉,有轮滑、游泳、乒乓球、帆船等二十多个项目,获得过全省少儿轮滑赛第八名,参加世界轮滑锦标赛、三次横渡钱塘江、上城区帆船队队员、上城区青少年足球队主力前锋、电子琴七级……彭衢杭现在是建兰中学初一学生,还坚持着自己的兴趣爱好。他所获得的荣誉,加起来已经超过了120项。
 
  于是,彭水明被冠上了“杭州虎爸”的头衔,不少家长羡慕的同时,也在疑问:父母这样做,会给孩子造成多少压力?孩子真的快乐吗?
 
  面对这些疑问,彭水明有什么观点? 18日到现场,一起来精彩对话。
 
  主讲嘉宾: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别急,让孩子们慢慢长大
 
  “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孩子不快乐?那是因为,父母特别想让孩子变成小天才,其实这是父母的虚荣心作怪。中国父母常常会犯的毛病是,凡是自己不会的,就让孩子去学,所以很多家长强迫孩子从小学这个学那个。”昨天,俞敏洪在电话里这样说。
 
  在俞敏洪看来,不要急,要让孩子们“慢慢”长大。孩子要有“特长”,但更要警惕孩子得“才能综合征”。
 
  俞老师举例说,她女儿喜欢弹钢琴,5岁就开始学了。不过,弹着弹着就变味了。
 
  孩子不想学,但她的妈妈坚持要她学下去。俞老师问太太,你的孩子在10岁的时候就过了钢琴十级,请问她10岁以后还学不学琴?如果她10岁以后不学,那从她5岁到10岁学钢琴有什么用?你如果不想把孩子培养成一个伟大的钢琴家,为什么让孩子10岁就要通过十级考试?
 
  俞敏洪对女儿说,爸爸不强迫你学,也不让你考级。爸爸这辈子很后悔的事情就是不会演奏乐器。学钢琴不是为了考级,而是为了帮你寻找抒发心情的渠道。“现在,我女儿喜欢钢琴了,作业做累了,都会弹半小时。”俞敏洪说。
 
  18日的现场,老俞还有更多话要说。
 
  主讲嘉宾:
 
  贵州大学校长郑强:基础教育太满、太猛、太深
 
  贵州大学校长郑强,有“愤青”气质,是这次家庭教育论坛的一位学院派嘉宾。
 
  郑强是工科教授,曾经在浙江大学有过十多年的一线教学经历,他说他要讲的教育,是“倒着来呈现的”。“我把我在大学里看到的孩子,他们的成长故事讲出来,大家一起反思,中小学阶段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
 
  “凭奥赛成绩进入重点大学的学生,他们选专业,基本都不选在中学擅长的基础学科;大部分学生,一进大学就彻底放松,从小没有玩过的中国孩子,开始玩得毫无节制。”
 
  这是为什么?郑强说,因为学生在基础教育阶段学得“太满,太死,太猛,太深”。
 
  郑强说,“我大学里才学的不定式、微积分,现在高中甚至初中就开始学了!”
 
  “孩子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到大学需要全身心投入学习的时候,就没劲、或者说不会学习了。”
 
  “我要对基础教育开炮了!为什么孩子不能少学点、多玩一点呢?”郑强说,他演讲的第一个观点将是,给孩子们创造成才的空间,基础教育阶段,完全没有必要抢先、强塞。郑强的第二个观点是:不是只有考上重点大学的孩子,才是人才。“中国的家庭,对教育、高考的理解,已经发生错位了。”
 
  名嘴郑强如何向基础教育“开战”?18日到现场,一起来听听。
    最新消息
    心灵鸡汤
    权威发布
    友情链接
     
     

    Copyright©2008 - 2009 All www.54zyz.org Rights Reserved 中国心理援助志愿者网 版权所有

    对于经历者、救援者、报道者以及后方的每一位关注者的心理都存在深远的、不可忽视的影响,全社会开始高度重视灾后心理援助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