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凝视-为什么课本要编成心灵鸡汤?

2017-09-02 15:06 来源:未知
主页 > 心灵鸡汤 > 正文
  先说一声,我的孩子在读国中,正在讨论的课本问题,就是孩子未来要读的书。没有人来问问孩子和我,做个家长,自己来说一声吧。
 
  现在的问题是:有人问学古文有什么用?和生活有什么相干?根本用不上,孩子学得很痛苦。
 
  这样说没错。文言文当然与现代人的生活用语不相干。如果只要生活用语就够了,那何必再学语文?我手写我口就行了。但真的是这样吗?文字真的只是拿来做生活用的?
 
  看看《庄子》吧:「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而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你感受的是放达的胸襟,与天地合一的生命情怀,与万物平等的人生观。这样的美文,为什么不能变成我们培养孩子想像力的读本?
 
  看看苏东坡吧:「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这样的美文,和孩子分享有何妨?有妨害到台湾意识吗?
 
  学习文言文有什么用?学习这种胸襟有什么用?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当我们生命遇见困境,当我们碰上人生需要再思考的时候,当我们在做重要抉择的时刻,某些古老的智慧会在那一瞬间进入脑海,让我们看见一个新面向,一种新的可能,一个更宽广的世界。
 
  学习文言文有什么用?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写小说鲁迅,古文功底之深,让他使用的白话文有韵律,有美感。我只知道,现代文学的作家,从徐志摩、胡适到台湾的白先勇、郑愁予、黄春明,古文功底都很好。
 
  如果我们只是在学习语文,而不是思想的智慧和胸襟,以及美的想像力,学语文只是为了使用?那样的语文,会感动人吗?以「用」的角度谈语文教育,和以人文为本来思考,是完全不同的。但我们要选择哪一个?
 
  坦白说,我的孩子在读国中,我把他的语文课本拿来看,还真的很难看。除了几篇有分量的,大多数是「心灵鸡汤」。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课本可以编成这种水准。
 
  现在终于明白了,这些教科书业者还真为难,审查者如此难搞,有意识形态的,有本土的,有古文的,那最后就只能编出一本最没有争议、也毫无意义的心灵鸡汤。
 
  是的,要这样讨论,只能编出一本「平庸本」,或依审查委员要的意识形态本,我们想透过语文要学习的胸襟、智慧和人生观,恐怕是不在的。
 
  也正因为「平庸本」的普遍存在,语文考试最后变成一种无聊的游戏,考些什么词性、比喻、隐喻、对比、类比等的似通非通、吹毛求疵,连作家自己都搞不懂的题目。更可怜的是:这种考试题目每年彷佛不成文地规定了要出几题、占几分,于是学校为了争取考分,也依此给学生出模拟题目,到最后学生彷佛为了考试来读书。那简直是一种灾难。
 
  几年前在大陆开会,讨论简体字和正体字的问题。大陆总是强调,简体字可以让不识字的人更容易学习汉字,而正体字则太繁复难学。我并不反对简体字,因为文字本身也会演变,从古至今,多少字体是经过演变的?所以简体字也是演变的一部分。然而,我只强调一点,如果学了正体字,可以直接读古文,中国古代典籍如此多,经史子集、小说话本有如满汉大餐,用正体字随时可以看古本书,人们儘可以享用,何必一定要只用翻印成简体字的书呢?这不是只要清粥小菜,偏要放弃满汉大餐吗?
 
  台湾吵着的文言文争议大约也是如此。学好了古文可以享用古往今来的智慧典籍,却一定要在「用」字上计较,彷佛不实用的都可以丢了,那英国的莎士比十四行诗还要读吗?它能有什么用呢?
 
  拜托一下吧。给孩子有一点智慧,有一点美感,有一点人文的好文吧。别再像念经一样重复那些意识形态的废话了。课本编得这样平庸,充塞着心灵鸡汤的文字,没有智慧,没有美感,真是让人感到丢脸啊!
    最新消息
    心灵鸡汤
    权威发布
    友情链接
     
     

    Copyright©2008 - 2009 All www.54zyz.org Rights Reserved 中国心理援助志愿者网 版权所有

    对于经历者、救援者、报道者以及后方的每一位关注者的心理都存在深远的、不可忽视的影响,全社会开始高度重视灾后心理援助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