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游的再上诉及病态心理

2016-12-29 13:58 来源:未知
主页 > 心灵鸡汤 > 正文
  青年新政的梁颂恆和游蕙祯,在上诉限期最后一日,向上诉庭提交文件,就宣誓司法覆核案申请上诉至终审法院。两人已背负讼费及须向立法会“回水”合共约九百万元,但他们仅众筹得四十馀万元,难免令人质疑若再上诉,钱从何来?
 
  从宣誓事件发生的那一天开始,两人有不少的行为着实令人大惑不解。两人既要对抗建制,又要加入建制,既签署了确认书,又要宣“独”,他们异于常人的心理值得我们反思。其实,他俩的言行展示出一种过度自我中心的思想倾向。
 
  对辱华播“独”毫无悔意
 
  过度自我中心的人,最大的特点是喜欢侵犯他人的权利,对他人缺乏爱、缺乏忠诚、缺乏同情,事事以自我为“优先”。在新一届立法会举行首次会议,当大部分议员都按照法例要求宣誓时,两人不遵守有关要求,声言要效忠“香港民族”,又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旗帜,并将誓词内的“China”读成极尽侮辱的“支那”,并将“Republic”读成粗口。这些行为是对每一位有良知中国人的挑衅,令中国人回想起日本侵华时的惨况,明显伤害了大家的情绪。但他俩在事后,毫无悔过自新之意,还称这才是“正途”。近日,立法会要求两人归还议员酬金及开支等,合共约一百八十六万元的期限届满。梁颂恆回覆秘书处,指由于他将上诉至终审法院,认为秘书处应待终审法院有判决才决定追收款项。即使最终被判败诉,亦认为立法会追收的数目极不合理。侵夺公家财产的行为,可谓侵犯了全港纳税人的权利。
 
  鲁莽和冲动的行动,没有目标的寻求刺激,是过度自我中心的另一心理特点。他们在宣誓闹剧后,未有理会反对声音,更积极联络其他“独派”,赴台出席“台独”分子主办的论坛。梁颂恆后来辩称,宣誓展示“香港不是中国”旗帜纯属“事实”,“干你(中央政府)屁事”。而游蕙祯早前接受本地网媒访问时,直言“港独”是“自决”的一个选项,并坚持“香港系一个民族”。不过,访问时拍摄的照片中,有一张拍到她的办公室内挂上“Hong Kong is not China”旗帜,旁边的白板更留下故意将“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读成粗口的证据。短短的日子内,看到他们的鲁莽和冲动,犯下一件又一件的错事,终成为众矢之的。
 
  过度自我中心的人为了保护自我,很容易就会撒谎。两位以“支那”一词辱国,令全球中国人都感到被冒犯,社会各界亦纷纷发声明谴责,要求两人向香港市民、内地同胞和海外华侨道歉,但两人见传媒时,仍然毫无悔意,拒绝认错。两人狡辩称“自己无错,不知为何要认错”。梁颂恆强调,将China(中国)读成“支那”,只是他口音问题,形容“我家乡鸭脷洲的英文系咁样”,又称所持印有“Hong Kong is not China”字句的横额实为披肩,不明白为何潮流元素会被指违反誓词,真是睁眼说大话。
 
  闯下大祸竟不肯罢休
 
  判断力差以及不能从经歷中吸取经验教训,亦是有过度自我中心人士的心理特色。二人被批评没“政治智慧”,梁回应说“歷史自会有公论”,认为自己从政以来,至少可令外国关注香港本土派。梁、游近日为官司奔走,表明一定上诉到底。至于日后会否淡出政界,游蕙祯说:“这刻离开是不负责任,我都过不了自己的一关。”梁颂恆表明,会愿意继续参与政治和街头运动。事已至此,两人退出政坛,才是明智之举。此外,早前人大释法和法庭判词已非常清晰,两人早已失去议席。可见,他们不但未能从经歷中吸取教训,竟还要为闯下之祸再搞下去,最终只会走上死胡同。
 
  本届立法会一开幕,两人便演出了这齣闹剧。初看事件时,不少人摸不着头脑,不明两人的所作所为,究竟目的为何。学点心理学,再回想他们的胡闹行径,自有另一番感悟。
 
  最后,晚清时的醇亲王留给儿孙辈的一首小曲,有助我们更了解两人的心境。小曲内容是,“财也大,产也大,后来(原文有子孙)祸也大,若问此理是若何,(原文有子孙)钱多胆也大,天样大事都不怕,不丧身家不肯罢。”在十月一日当天,两人获取了合共约一百八十六万元的酬金及开支,可算是“财也大,产也大”。今天人大释法和法庭判词已非常清晰,两人的议席已失去,相信两人上诉得直的机会是微乎其微,但“钱多胆也大,天样大事都不怕”,日后“不丧身家不肯罢”实乃无可避免的结局。
    最新消息
    心灵鸡汤
    权威发布
    友情链接
     
     

    Copyright©2008 - 2009 All www.54zyz.org Rights Reserved 中国心理援助志愿者网 版权所有

    对于经历者、救援者、报道者以及后方的每一位关注者的心理都存在深远的、不可忽视的影响,全社会开始高度重视灾后心理援助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