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性冷漠 杀伤了谁的心?

2017-04-07 13:51 来源:未知
主页 > 典型案例 > 正文

  国内有关研究机构对60对属于各界“白领”阶层,各自都有一方自已主管的不同性质的“领地”的三十岁以上的夫妇进行生活状态调查,吃惊地发了一个他们个人生活中隐密问题的存在——他们夫妇的性生活次数明显低于同年龄层的一般劳动者夫妇。

  调查资料的参比表明,他们比后者的夫妇性生活的发生率方面平均低30%左右。这个调查结果与国外的研究资料对比,其比例的悬殊更令人惊讶不已。

  他们对此的解释是多样的,大多回答是出自生活保健的考虑,例如被调查人中有超过半数的人回答,他们夫妇已经长时间同室分居了,偶尔在身体和精神状态比较好的时候才会发生一次性接触,而大多时间里,被没完没了的事务、交际,必须进行的研究和思考,不断发生的需要处理的问题,常年不断地四处奔波,搞得筋疲力尽。他们有一半以上的人在调查表格中直言不讳地承认,他们若得到没有事务缠绕的机会,最想去做的是“休息”。(许多人直接回答“睡觉”两字),而且明确表态——他们此刻最理想的是一个人安静独处的状态。甚至,有20%的被调查人回答,对于夫妇间的性要求,在此时“没想过”,也不愿发生。

  性淡漠——这与他们在事业上的坚毅有力,生机勃勃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一位社会学研究人员说:“这是他们很可怕的精神隐患。这个人群的婚姻状态极不稳定,我们对此从传统的道德文化角度考虑太多,总认为他们是社会和经济地位变了,互相也变心了。而对他们由心理障碍引起感情变化的原因考虑太少。”

  一同在某科研部门工作的丁某和他的妻子段某曾向有关心理医生吐露了他们内心的饱含苦涩的隐私。

  丈夫丁某,34岁,机械动力方面的青年专家。

  妻子段某,32岁,微机软件设计的青年专家。

  他们结婚已经四年,有一个三岁的女儿。一双夫妻文静优雅,满腹经纶,事业有成,年轻有为,不知引起了多少人的赞美和羡慕。一件突发的事件引起满城风雨。丁某在外出开会期间竟对一个采访他的年轻女记者有非礼表现,被人家告到了单位。令人们更吃惊的是,出面承担责任,请求领导能平息舆论,宽大丁某的,是他的妻子段某。

  由单位领导为他们请来的心理医生记录了段某的倾述——

  她说,在初婚的近一年间,他们的夫妇性生活还是正常的。随着有了女儿,两人又有了各自主管的工作项目,而且她又要常常出差去协助做一些项目实验,生活又紧张又劳累。开始,对于丈夫的性要求,她开始还能迁就。慢慢地,她对丈夫的做爱要求产生了厌烦,记不得有多少次,她都是在觉得很累,很麻木,毫无激情,恨不能赶快分开各自安然入睡的状态下和丈夫完成了性生活。后来,她甚至有些害怕丈夫提出性要求,实行了同室分居。

  丈夫丁某也是要频繁出差。虽然说“小别胜新婚”,但双方却更难拥有互相充分交流感情的时间和精力。丁某既体谅妻子承受的工作和家庭的双重紧张和疲倦,又出自他所受的传统教育的束缚,对于自己主动向妻子提出性要求也有沉重的心理负担。一年多来,双方几乎一直处于没有充分交流,没有兴奋,没有高潮形成的性关系状态。

  无疑,双方的心理都受到了无形的戕伤。更严重的是,妻子一次竟无意中发现丈夫在手淫,双方都为此感到极其难为情。

  如果说,他们以前在性生活方面的减少还有理性的体谅,而这次却形成了他们严重的心理障碍,女方感到性生活很脏,不堪入目,总觉得有第三双眼睛在场;男方则被无端的负罪感压抑着,靠幻想中的强刺激才能引发冲动。在别人看他们夫妻双双在事业上比翼双飞,在家庭中相敬如宾的羡慕目光中,没有人知道,他们双双已经陷入了性淡漠的心理障碍“黑洞”中难以自拔。

  丈夫的变化特别明显,他常常是在自己睡觉时被梦境似的性意识激发起强烈的性冲动,以至发展到看到电视中并非是性行为,而只是男欢女爱的画面、对话;甚至看到街为牛仔服做的很健康的男人和女人很亲呢的广告也会发生性冲动,几乎难以自禁;而和妻子发生身体的接触时,性冲动却并不强烈更难持久。

    最新消息
    心灵鸡汤
    权威发布
    友情链接
     
     

    Copyright©2008 - 2009 All www.54zyz.org Rights Reserved 中国心理援助志愿者网 版权所有

    对于经历者、救援者、报道者以及后方的每一位关注者的心理都存在深远的、不可忽视的影响,全社会开始高度重视灾后心理援助工作。